欢迎访问 安徽国天律师事务所 官方网站 网址:www.guotianlvshi.com

案例解析

临危受命,幸得无罪释放;贷款不易,谨防泄露信息——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办案实录

文字:[大][中][小] 2022-03-29     浏览次数:100    

常道康律师 15665693819    王剑刚律师 15555196617
      2021年12月30日,笔者与同事王剑刚律师在外地办理一起涉嫌多项罪名的案件时,接到本案当事人的电话,电话中得知:当事人之前因一起刑事案件被漯河警方采取监视居住措施,现办案警官告知他案件即将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要求他明日到公安处办理相关移送手续,而现在他想委托我们陪同前往。

当时因正在处理手头上的案件,加之电话里沟通亦不便,我与王律便约他晚上在所里见面。但说实话,当时的我对他更多是抱着宽慰的心态,毕竟公安明日就办理移送手续,这时候让律师陪同前往无非就是为了却懦,在法律上我们很难说此次陪同能为他争取什么有利因素,而且如若真的需要律师辩护,等到几天后,案件移送检察院了再找我们也不迟。

但偏偏最后这个案件在公安告终了,可谓天意不可度。

遇到这种事,当事人明显很惶恐,以至于案件都要移送审查起诉了,他还不能告诉我们自己被公安定的什么罪。于是我便让他详述案件经过,我们来给他分析。

据当事人介绍,本案起源于2020年公安破获的一起境外赌场案,警方后续通过赌场中的收款账户倒查罪犯时,发现其中有以当事人为公司股东与法定代表人的公司账户,于是顺藤摸瓜便找到了当事人。

听到这里我们有了揣度,他这可能被公安定性为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或者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因为他既然没被逮捕,开设赌场的可能性就几乎是零,而他这种情况,上述两种罪名都能触发,但被定为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则最为贴切。

了解这大概情况后,我就问当事人,那你公司的账户是怎么出现在境外赌场的?这个问题很关键,且无可避免,但对答案,我是有照例听一番交易过程的准备的,但没想到他却给我讲了一个全新的“故事”。


当事人告诉我们,这也要追溯到2020年,大概九月份的时候,当时他紧需钱,但银行贷款又办不下来,随后他从网上认识了一个自称是合肥这边一家金融控股集团公司的业务员甲,甲承诺其公司可以为他办理银行贷款,但事后要收取放贷金额25%的服务费,且办理贷款期间要听从公司安排到外地去申请材料,不过这期间住宿、交通、食用等费用公司会先予承担,待贷款下放后再行扣除。他同意后,便先后被甲安排去往镇江、南通等地,案涉公司营业执照与银行账户等材料即是在这期间,其听信甲所谓的企业申贷金额大,效率高的推荐,听从甲安排的人员的指示注册办理的。公司注册成功后,营业执照与银行账户等材料一直在甲处,其并未取得。而在银行贷款迟迟不能申请成功时,其担心材料被用于违法犯罪,多次向甲索要,但甲均以各种理由推脱不予返还,直至最终失联。再然后,就是其被公安找上门了。
听他这么一讲,我与王律对视一眼,都明显可见对方的怀疑。他这确实是个“好故事”,一个“釜底抽薪”的无罪的“好故事”。可要真是这样,公安为什么还要移送审查起诉?是因为手中没证据证明?还是没法自圆其说,根本在扯谎?

我定定神,决定出击了。既然现在面对我们,他还有这番论述,那我们就不得不为他先设一关。如果他过关,后续只要他不放弃,我们必然争论到底,可如果在我们这他就躺下了,这个“故事”最好就到这为止,否则到公检法那里贻笑大方都是其次,被认定拒不认罪就不好了。

问:你说的这些有证据可以证明吗?比如微信聊天记录,通话录音,纸质材料...你手里有哪些?

答:我有跟甲的微信聊天记录,我一直都没删。

问:可以找出来给我看看吗?

答:可以。

看完记录后,我有些兴奋了,他这记录确实是2020年9月份开始的,也确实是办理贷款的聊天记录,且确实在期间注册公司了,是跟他“论述”很好印证的证据,但我也更疑惑了——

问:这些你没给公安看吗?

答:给了。在漯河警方找到我之前,南京警方先找过我,也是为我注册的公司的事,当时给我做了笔录,我把这些提供给了他们拷贝,后来漯河警方找到我,我就把南京的事跟他们讲了,他们说这个案件现在集中由他们办理,南京的材料他们会协调调取。

问:那你跟漯河警方有聊过这个事吗?

答:上次做笔录我提到了,再然后就是他们今天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

问:你跟甲还在联系的时候都讲,担心他们拿你的材料去犯罪,你联系不上他之后就没想过报警吗?

答:有想过,不过甲不只骗了我一个,还有好多人,他们有人在当地报过警,但派出所没受理,让他们去南通报案,我当时就缺钱,也感觉去一趟不一定有结果,就没去。

问:你说还有人?你跟他们有联系吗?

答:有一个在合肥的乙,我们还有联系,我这还有一个群,是当初甲让我们去镇江办理贷款时组建的,现在就我跟甲两个联系不上的微信号了,但那期间我们的聊天记录还在。


待再看完群记录,已时值深夜,我与王律意识到,今晚恐不能安眠了,明早三点的火车,我们得去一趟。我们实在好奇,公安是怎么看待这些证据与供述的?是没看到所以没细想?还是另有证据能反驳?

历经八个小时,我们到了漯河,这期间我们与乙联系,核实情况后积极请他做本案证人,他同意了。他很清楚,这次他没“暴雷”是他运气好,但若不在本案做好预防,有罪的我的当事人极可能就是下次的他。为此,他甚至提出还能再提供一个同样的受害人丙来作证。我们更高兴了。

跟办案警官的沟通很顺畅,在对当事人做完信息采集及移送告知后,警官愿意详听我们的意见,而对我们所说的,不出所料,警官表示没见到相关材料。我们则表示,因时间问题,材料未能充分提供,待晚上回去后,我们会尽快把所有材料提交过来。


后续法律上的事情就很简单了,虽然碰到了个“有趣”的意外,但我们提交了《撤案申请书》,收获了这个。

不过刑事案件结果再好,终归不如自始无事。借这个案件,也提醒大家,贷款一定要谨慎,万事都要多留意,互联网时代,尤其要保护好自己的信息资料。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在线客服
联系电话:
0551-62617333

扫码进入
国天微信公众号

[向上]